全文檢索

close

策展人的話 

近年來,隨著各地的認同政治越走越激,造成社會分裂,認同感的危機亦日益加劇。「我們是誰?」是場一觸即發的辯論,往往會變成激烈的爭執和抨擊。不過,今年的臺北藝術節,我們關注的不是突出自我的宣示、直接撕破臉,還是社會上的異議,而是將注意力鎖定在關係中複雜的各個層面與過程:在雙方權力的產生、協商、分配與演繹的過程中,經歷了什麼樣的模糊與衝突?
 
今年的藝術節由《舞趴!舞趴!舞趴!-行為指南》啟動,宣示了開放資源的分享態度。傑柯.席翁波和小事製作共同的教育原則是這項印尼臺灣合作的出發點:在城市戶外的開放空間和大眾進行舞蹈教學。對他們而言,舞蹈屬於所有對學習與共同創作懷有熱情的人們。
 
同樣基於打開作者權與開放作品的思維,傑宏.貝爾首度放下他對《非跳不可》舞譜的掌控,交給另外的導演執行,這次將由臺灣的創作夫妻檔陳武康與葉名樺接手執行。臺北藝術節自己也踏入了新的領域,選擇將去年的委託製作《島嶼酒吧》作為今年度的典藏計畫重新推出,由陳業亮和黃鼎云帶著臺北的新移民一起調酒、演繹故事。《島嶼酒吧》從此之後會是一個開放資源的系列,屬於世界各地所有推出他∕她自己調酒演出的創作者。
 
透過一系列細膩精湛的單人和雙人演出,我們進入「編作認同」的場域,消解了共謀與雙面(伊薩.江森的《公主煉成記》)、棄權與奪取(陸奇X郭奕麟的《束縛》)、自主與集體(艾可.蘇布利陽托的《鹽》)、同化與顛覆(鄭錦衡的《油壓振動器》)等二元之間的張力和邊界。這些轉換為我們帶來啟發,讓我們看到權力的流動,以及在自我與他者、人與非人、人體與物件∕機器這些分界成形或變形的背後所涉及的物質性;一系列混合了各種組成、獨一無二的個體也精彩地展現在我們眼前 。
 
希望突破極限的意志──無論是物質上或其他面向的極限──以形成超越自身的連結,這次的節目中有3 個令人振奮的作品皆提出了這樣的追求。在《南韓跳,北韓舞》裡,南韓優秀的編舞家安銀美,在面對北韓這個文化上看起來相似,卻又神秘莫測的他者時,她讓自己成為對方的鏡像,以自己的身體賦予北韓一個形體,透過這樣的方式實現和對方的相會。旅居德國的新加坡藝術家徐家輝則到日本拜訪已逝的舞蹈大師的靈,並與他和他的阿凡達一起在《極黑之暗》中演出,向土方巽提出一個激進的邀請,一同在舞台的宇宙裡找到歸屬。繼去年《噪集》成功的集結之後,今年將由FEN(Far East Network)動員,匯集臺灣樂手,以及臺灣少數碩果僅存的擬音師胡定一,在空總充斥宣傳口號的歷史空間中演出。
 
為發展在地創作的動能,藝術節亦邀請洪千涵、洪唯堯兩位姊弟創作者進行新製作《家庭浪漫》。兩姊弟首度合作,以他們自己的家庭史(與幻想)為基礎,進一步拉大視角,帶著幽默,一起探討臺灣社會中關於家庭的焦慮與想望。魔術師周瑞祥在《新人類計劃:預告會》中則以一種例外主義為目標,他探查並訓練自己的身心力量,達到超乎人類的能力,才能在將來的種種未知之中存活下來。這 2 個新的臺灣製作清楚地展現了一種視野,讓我們看到一群追求自我的慾望未能實現的人們,而這群人同時渴望能腳踏實地、掌握自己,認同自己的本色。

臺北藝術節策展人   鄧富權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