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P2211net.jpg

原文刊載於表演藝術雜誌2010.07
文|林芳宜

德國作曲家郭貝爾(Heiner Goebbels, 1952-)在奧地利十九世紀文學家阿達伯特.史迪夫特(Adalbert Stifter, 1805-1868)的作品中,讀到史迪夫特的作品中對於自然景象、生態、環境等的描述,深受啟發,認為沒有其他人對於自然──或說人類生存著的這個空間-能夠像史迪夫特了解得如此透徹。於是他將自己在書上所讀到的細節,轉換成舞台作品:雨滴、蒸氣、滾動的石頭、瀰漫著的霧氣,加上斑駁的巨幅古畫、看不見的雙手彈著巴赫的鋼琴…《史迪夫特的事物》「演」的是史迪夫特所描述的事物,「聽」的是音樂鬼才郭貝爾以令人讚嘆的舞台技術所展現的創意。

Stifter

首先,作品展演的場地嚴格來說不是舞台,而是叢林,一個孕育著、同時也隱藏著無數生機的環境,巨大的水池卻讓人誤以為闖入了污水處理廠,有如蒸氣火車的裝置規律地噴著蒸氣,每隔幾分鐘,裝置上的閘門打開,水流便經由水管輸入水池。閘門裝置規律的開合、蒸氣的噴灑、水流沖刷入池的聲音,有如精緻的交響曲一般,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另一邊則是被拆掉琴蓋、有如赤裸生物被吊起的鋼琴,平台鋼琴華麗的弧線與叢林自成一股衝突的張力與美感,但是更衝突的應該是有如鬼魅彈奏的旋律,郭貝爾選擇巴赫,既平靜同時又與環境扞格,只能說是神來之筆。

史迪夫特的事物Stifters Dinge_01

這個「衝突」可以說正是《史迪夫特的事物》的核心。郭貝爾將這部作品視為「裝置表演」──也就是會表演的裝置,他希望這個展演是延伸自觀眾/觀察者在展演空間中觀看時的「寧靜」,但同時卻充滿著戲劇作品中的戲劇性與張力。既然是「裝置表演」,《史迪夫特的事物》乍看之下是個以精密計算的技術支援所呈現的作品,但與時下許多標榜著「科技」、「數位」等的作品不同的是,技術是幕後的支援,觀眾所接收到的聲音與影像,才是作品的本質。

這是一部表演的裝置,演員呢?如果說史迪夫特的作品是《史迪夫特的事物》的靈感,「沒有表演者」則是郭貝爾落實《史迪夫特的事物》的初衷。他將戲劇演出中最重要的根基-演員V.S.觀眾-的關係從這部作品抽離,沒有「人」的舞台,能夠帶給觀眾何種動力?面對無人舞台、只有不知從何處發出的各種聲響,觀眾又能給與正在進行著的舞台多少關注與回饋?一向走在前端開發創作可能性的郭貝爾,從這個問題開始了造就《史迪夫特的事物》這部神奇作品的實驗。作曲家認為這雖是一部「無人」的作品,卻是以「人」為創作核心的作品,每一位觀眾在觀看/聆聽後,所引發的感覺與反應,是極為個人的,這也是作品的一部分。

《史迪夫特的事物》呈現無人的舞台,透過機械的裝置重新提醒人們對於環境的思考,而藉由視線焦點、文本故事的缺席,讓觀眾回歸單純的聆聽,進而喚醒深藏在靈魂深處的生命。它是一個只有觀眾踏進現場,才能完成的屬於每個人的聲音藝術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