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迪夫特的事物Stifters Dinge_02

轉載自微物http://yellowthief.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html

文|偷

史迪夫特的事物到底是些什麼樣的「事物」? 這齣戲為什麼如此直白的就命名為《史迪夫特的事物》?或許在陣陣臆測之下,我們似乎有必要先追本溯源的弄清楚---到底誰是史迪夫特?

不如先來讀一首他的詩作吧!

此刻我們辨識出先前聽過的吵嚷,那聲音不在空中,只是接近我們。
在森林深處,它扯裂、墜地的聲音,穿越枝椏、樹幹,靠近我們回響著。
再可怕不過的是,它站立著,一動也不動。
不是枝椏,也不是松針,攪動那完整閃耀的光亮,而是冰雪掉落枝幹的崩塌。
於是萬物再次沉靜無語。
我們傾聽、凝視,不知道要讚嘆還是畏懼它驅使我們深入。
-阿道伯.史迪夫特的「曾祖父的生平」

史迪夫特生於19世紀的奧地利,是一位浪漫主義詩人,他的作品以詳細地記載和描繪大自然成名。若單就這個作品而言,我認為作為一個詩人的史迪夫特描繪心靈,就像描繪森林一般的輕易卻又深刻,如同我看這齣「戲」的感受一般。

而說到「戲」,不無可能的又陷入另一個爭議。這是一個無人的表演,是靠著拆解的五架自動鋼琴、投影布幕、光線、水與霧製造出種種畫面和聲響的演出,那麼它到底算是一個大型的裝置藝術還是一齣戲呢?

若先擱置這些問題不談,說說我到底在裡面看到了什麼吧。

我看到無人的鋼琴自動演奏了起來;三個逐漸被灌滿水的巨大水池 ; 超高瓦數的探照燈打出像極日出的紅色光線,我看到了一個忽明忽滅的太陽;一幅投影在布幕上的樹林畫作因著日照的光線漸次變色,倒影在波光淋漓的水池裡;下雨了,恬靜醇美的鋼琴音樂與法文對話交織;早期非洲土著如咒語般的歌唱吟詠;煙霧瀰漫在空氣中漸次破滅消逝的形狀與其中極細微的煙的聲響…

這樣奇異的組合不像是自己正在夢境中參與一場曠野裡的陌生儀式嗎? 也許不太理解這個儀式的歷史意義,但從中感受到的開闊之感,卻使人在迷惑過後感到些許的莊重和清明。

我認為導演是個聰明絕頂又感受力強烈的人,儘管這齣戲充滿各式符號、隱喻眾多,但我認為導演並無意請每個人弄明白他的所有安排,或許只要用感官去感受這個演出就已經足夠。正如同人們可以自在的演唱歌曲,而不用確實知道音樂家使用了哪些音符,也能從中獲取音樂的美感。

我認為與其去拆解這個作品之中種種的安排,不如放下思考的腦袋,只是靜靜的去觀賞一個細小的水滴滑落形成的波紋 ; 感受煙霧裊裊逐漸升起變化如雲朵的消逝 ; 聽著空靈的咒語低迴吟唱…

那麼這齣「戲」到底是不是該稱作「戲」,我想已經不那麼重要了!它會成為心裡的一個印記,哪怕最後你只記得一個畫面、一個聲響,甚至一個輕微的感動。

最後若要問我是否擔心說出演出細節,觀眾進場不會再感受到任何驚喜了?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擔心欸,因為我相信當你也親自參與了這場儀式,你會擁有只屬於自己對這齣戲的獨特「幻視」,而那是我的文字再多,也無法企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