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賈亦珍

康康加入魚蹦一年後,阿達想要試試漫才,就找他組隊,兩人組成了《黃金比例》(
魚蹦興業內的一個組),這可以說是《達康.come》的前身。

這是一段開心的時光,直到他們被迫選擇離開《魚蹦興業》,「由於電視台出資合作,魚蹦進行改組,並朝轉化為經紀公司的模式發展。」康康說:「我覺得劇團是共有的,概念上的共有,改組後已遠離創團初衷。我們不能接受,所以選擇離開。」

無論對阿達或康康,這都是一大打擊,「先是各自單獨生氣,有一陣子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想著未來出路,到底這個事情要停呢,然後去打工、去上班,還是續做?」康康說:「搞笑是阿達最想做的一件事,我也覺得還是會想繼續做,繼續喜歡這東西,也覺得這東西還可以被挖掘。」所以,他們決定組成《達康.come》。

「一開始討論達康時,討論很久,我們都很排斥。一直以來我們是想為一個團體、一個老闆做事。」康康說:「一旦要打自已時,初期壓力真是非常大,現在也還是。」

一切都要從零開始,他們手上沒有線,沒有人脈,沒有資源,更重要的是沒有本,「手上只有一點錢,也不知道能燒多久,接下來要做也要重新創作、重新找場地、什麼都是重新開始,也沒有人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賺到錢。」阿達說:「那時還滿害怕的。」


他們回頭找學校幫忙,北藝風創新育成中心提供了很重要的行政支援,讓他們不必被繁瑣的行政事務給壓死,「當然,我們還是得參與一些,尤其是初期洽談階段。」

「這一年來覺得運氣還滿好的。」阿達說:「很多人看見,有些人主動找上門,連電視媒體都主動來報導。」張小燕是透過網路看到他們的,馬上找他們上《SS小燕之夜》、《百萬大明星》,「網海那麼大,偏偏她能找到我們。」阿達說:「那不是運氣好還是什麼?」但仔細想想,有運氣碰見,也要有實力,人家才會動念找你啊。

在台灣搞笑的江湖上,《達康.come》已算是個咖,他們希望能在搞笑這一行長長久久,因為,「搞笑,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根本的慾望,從小學時就這樣,讓別人笑,我就很有成就感。」阿達說:「當大家一起開心地笑時,我自已也會很開心。」未來的日子裡,他希望能天天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