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_08眾聲喧嘩Lipsynch--photo by Érick Labbé.jpg
2010年臺北藝術節曾邀請羅伯.勒帕吉作品《眾聲喧嘩》來台演出。

文|王詩尹


勒帕吉的每一部作品總是引起大家矚目與興趣,更是讓人等待到發抖地興奮。超會說故事的勒帕吉,在《眾聲喧嘩》中又玩什麼?玩到什麼地步?

首先,他要把故事說個夠。既然要說,就要花時間闡明清楚故事中的每個枝節。想想,看電視連續劇不也都會有廣告時間讓我們去上廁所、找零食?這會兒,他可是要說得盡興,8.5小時,當然也留下充份的廣告時間給觀眾自由運用。

勒帕吉會說故事,遺傳自他爹親—當時的最佳聽眾是在魁北克開計程車所載的觀光客,而娘親也不惶多讓。這是個典型魁北克工人階級家庭:兩個姊姊上英語學校,他與妹妹上法語學校,自幼沉浸在雙語—法語、英語及雙文化的世界。幼年的生活不著痕跡一點一滴地在他的作品中大剌剌地出現……

1989年還在勒佩爾劇團 (Théatre Répere) 時期,與導演Gordon McCall共同合作的《羅蜜歐與茱麗葉》就大玩雙語雙文化遊戲。勒帕吉負責說法文的茱麗葉,Gordon McCall負責說英文的羅蜜歐。為什麼是茱麗葉說法文?勒帕吉覺得語言及文化是可以用性別來想像,而魁北克法語文化就很有女人陰柔的感性。其實在更早以前的《龍之三部曲》The Dragons' Trilogy (1985-87),他已輕而易舉地玩弄法、英、中三種與言與文化於手掌中。《眾聲喧嘩》也不過就是法、英、德、西文四種,易如反掌!

在雙語及多語的同時,無可避免地也同時觸及了雙文化/多文化 (Multi-culture)。這麼多的「多」,勒帕吉樂此不疲,喜歡將一大碗材料豐富但全都混雜在一起的spaghetti,細心地釐清每一根糾纏在一起的麵條,讓它「條」理清楚。

抱持著尊重與欣賞的態度,在勒帕吉多部作品中可感受到他運用多種不同文化元素的誠意:《龍之三部曲》的中國、《太田川的七條支流》The seven streams of the River Ota(1994)的日本《眾聲喧嘩》的北美、南美、歐洲多國,他很技巧地統統揉進作品中,不直接外露,創造出如同神話般的故事。他認為﹕不同文化的人,看事情的角度就是不一樣。而藝術創作基本概念,就是將這不同「雙眼」所看的事情呈現給觀眾。他也曾說第一個引起他有興趣的學科就是地理,也因此勒帕吉很著迷於旅行與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但也沒料到這些訓練與興趣竟然會如此深入他的專業領域之中。

06眾聲喧嘩Lipsynch--photo by Erick Labbe.jpg

這次,勒帕吉玩得更兇的是「聲音」。他曾說這是一部「聲音秀」(Voice Show),因此除了一般常使用的「視覺」手法,他還運用大量與「聲音」相關元素來做主軸。他很知性的解釋:聲音(Voice) 經常與文字 (Word)、語言 (Language) 被視為同義字。然而,這是三個獨立元件。聲音與「母親」緊密相連,小嬰兒在母親子宮透過聲音認識母親,之後,藉由聲音認識世界,屬於內心的。文字具有「人性」,透過文字,反應與表達自我的想法與感覺,是一種動作。語言則是溝通的「密碼」,甚至音樂、戲劇、舞蹈都是語言。

web_00眾聲喧嘩Lipsynch--photo by Erick Labbe.JPG

因此,我們跟著《眾聲喧嘩》經歷一場聲音之旅,一切繞著三元件發展,提及了歌劇演唱家、搖滾歌手、唇語專家,還有失語症、語言治療師、語言學、杜比音效技術等等等。但觀者無需擔憂這裡頭會有什麼難以理解的理論,他們全都是聲音的化身,被勒帕吉包入故事中:我們跟著演員一起走過血淚情節,流動的故事,有光陰似箭,也有時空暫停;也會瞠目結舌地看著有如大型鋼鐵組合模型玩具的舞台道具,就像魔術方塊般,不斷被搬弄出新的面貌。這也是為什麼勒帕吉的作品總是讓人那麼興奮地等待。